衣衣衣衣衣衣桑

✧٩(ˊωˋ*)و✧我摔倒了,要爷爷抱抱摸摸亲亲才能起来。

心情贼鸡巴复杂。。。。都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了。。。结果就出货了。。。。不行我要去楼下跑圈!!!

花花。


三日月X审

小学生文笔注意⚠️

“牵牛花好像已经开了。”
“今年开的比往年早些呢。小姑娘不是挺喜欢的吗。”
刚刚洗漱完的优子就听见了茶室里传来的模模糊糊的交谈声。
没想到现在就已经有人起了。因为睡不着而早起的她稍稍感到有点惊讶。不知道是哪位付丧神大人这样早呢。她这样想着轻轻地敲了敲茶室紧闭的大门。
“请进。”有低低的男声这样邀请道。
优子推开茶室的门,看见三日月和莺丸盘膝坐在桌旁,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她在心里偷笑一声,果然是这两位老人家。
“三日月大人,莺丸大人。怎么起地这样早。”她一边盘膝坐下,一边开口询问。
“老人家睡眠浅呢。”三日月回答道,端起了茶桌上热气蒸腾的茶杯,“更何况早起总会有好事发生,我们这不是等来了你吗?”
莺丸也端起茶杯点点头。
“您说什么玩笑话呢。”优子看到三日月手上的茶杯,突然转换了话题的方向,“啊,这是茶吗?早上喝茶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呢。”
三日月和莺丸低头看看茶杯,都齐齐笑了。
“哪里的话。这不过是开水罢了,不信你瞧瞧。”莺丸把茶杯伸过来,优子看清楚后脸腾一下红透了。
“对,对不起。都是我太自以为是了。”她急急忙忙地道歉。
“哈哈哈,无妨无妨。小姑娘你看到了今年新开的牵牛花吗?”三日月轻轻松松把话题岔开,优子心知是为了不让她难堪,不由心生感激。她顺从地把视线移向窗外的庭院里,果不其然已经有牵牛花开了。
“那可要竖起杆子来了。去年的杆子都倒了。”优子突然想起了这一茬。
因为大家都认为让植株自然生长比较好,所以本丸里的植物只要不是长得太过分就不会有人去管。庭院里里的植物就一股劲儿地疯长。但是由于优子对牵牛花的喜爱,它自然也被特殊对待了。
“牵牛花都开了,终于有夏天的实感了。”
“的确有这样的感觉。不过虽然现在开的这样好,到了中午就枯萎了呢。”优子随口说着,也不由地叹了口气,“真是短暂!”
“嗯......总而言之先把杆子竖起来吧。”三日月说道。
“大将你在这里呀!还有三日月殿和莺丸殿。”后藤从门外探出了脑袋,“烛台切殿在叫你们吃饭啦。”
“好的,马上就来。”优子起身拉拉裙摆,转身说,“先去吃饭吧,没想到聊了这么久。”
“走吧。”莺丸放下茶杯。
只剩下三日月在一旁若有所思。
“三日月殿?三日月殿?”优子的呼唤总算把他的魂拉了回来。三日月笑着回应了一声,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起身跟着他们一起来到了吃饭的大广间。

.

“烛台切,你知道小姑娘去年去现世带的那个葫芦瓶在哪吗?”吃完饭后,三日月留下来问收拾碗筷的烛台切。
“好像是在储物间的柜子里吧?好久没用了。”烛台切想了想,放下碗筷用围裙擦了擦手。“你要这个干嘛?”
“满足小姑娘的愿望,哈哈哈。”三日月含糊其辞地回答了烛台切的问题,然后离开了大广间。
一头雾水的烛台切留在原地,想了想最后还是选择放弃弄清这把平安刀内心的弯弯道道。

.

第二天清晨。
刚刚起床的优子拉开房门,看见插着牵牛花的葫芦瓶静静地摆在门前。
啊啊,这真是......她静静地笑了。

【刀剑乱舞】轮回

【刀剑乱舞】轮回

※三日月×审

※ooc避雷注意

※小学生文笔

***

    那是某个春日的午后,阳光淡淡的,是干净又剔透的金色。墙边那棵审神刚刚任职时栽下的樱花树开了,大片大片的绚烂的浅粉,阳光在枝叶间轻盈地跳跃着,使花瓣看起来像透明的冰晶。

    年迈的审神躺在摇摇椅上,懒洋洋地半眯着眼,透露
着老年人特有的行将就木的腐朽的气息。手上拿着一卷古旧的诗集,有一搭没一搭地念几句。

    「 ひさかたの光のどけき春の日にしづ心なく花ぞ散るらむ。*」

     审神轻轻地反复念了几句这首和歌,然后又淡淡地
笑了起来,她低下头用指尖拂过书的书脊,让清风把问语传达到正端坐在一旁品茶的三日月的耳畔。

    「三日月,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哈哈哈,当然记得,主上。刃生虽然寂寞漫长,但这件事一直牢记于心。」

    三日月优雅地抿了一口茶水,然后将茶杯置于身侧。从喉间发出低低的笑声,向审神吐露了笃定的话语。这个问题让这个千岁长者不由地回想起那时的场景。

    好像也是这样一个春日吧......

    那时的樱花树才刚刚栽下,只长出了零零碎碎的一些花瓣。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他的叶子。那时的审神还是个比现在还要小的小姑娘,太阳是明亮的,门很低,她只是扶着门框,站在那里,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刚刚出现的三日月看着花骨朵一般审神,内心莫名地出现了一些细微的悲伤。但天下五剑很快又将这种莫名出现的情绪弃于脑后,依旧做着千篇一律的自我介绍。

    「 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嘛,身为天下五剑之一,被称为最美。诞生于十一世纪末。也就是说,嘛,已经是个老头子了。哈哈哈,三日月宗近。打除刃纹较多之故,呼为三日月。」

    等他说完了,对面的小姑娘仿佛才回过神来,急急忙
忙地向着他弯下了腰,用非常恭敬的语气对他说。

    「三日月殿,我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您可以叫我穆笙,日后还请多多关照。」

    三日月微微地笑了起来,然后从樱花树上折了一枝肆意怒放的樱花,小心翼翼地别在少女乌黑的发丝旁。然后在少女有些惊诧的抬眸注视下,真诚地发出赞叹。

    「哈哈哈,主上就同这樱花般美丽。」

***

    「我记得你那时还用非常恭敬的语气向我打招呼呢。真怀念呢......」

    回想起当年的这一幕,三日月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调侃一样地发出感慨。

    「因为三日月是在樱花中出现的啊,那么美丽的场景,就算是让年轻的审神惊叹也不足为奇吧。」


    审神依旧一晃一晃地摇着椅子,笑呵呵地这样反驳道。清风徐来,枝叶沙沙作响,轻薄的樱花被风吹上她的肩头,她刚刚伸出手想拂去花瓣,另一双手却探过来抢先为她拂去,然后又轻巧地覆盖住她已经满是皱纹光滑不复的手。

    审神在心里叹了口气,但依旧什么都没说,只是任凭付丧神的手与她十指相扣。身后的付丧神依旧满意地笑着,眼中新月熠熠生辉。

    「后来本丸的人就越来越多,主上都稍稍有些忽视老爷爷我呢。」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本丸的事有很多事要操心哪。」

    审神者听到老爷爷为老不尊的抱怨后,原本略微有些惆怅的心情也烟消云散了,只是好笑地摇摇头,又说出了这些年不知道说过多少次的安慰。

    三日月算是最早陪在她身边的一批刀之一了。是一把非常难得的刀,虽然有些为老不尊的味道,但却是刀男里性格难得的值得依靠的一把刀,平日里她都非常依靠她,有事都会先同他商量商量。

  

    三日月也非常照顾她,本丸里经常会看见相貌美丽的青年和渐渐长大再渐渐变老的审神的身影。但是尽管二人日益亲密,却始终是选择近侍与主上的这个距离。

    少女怦然心动的时刻并非没有。


   也有过三日月将花枝插于审神发间赞叹她的容貌,或是偶然赠送一只精美的发钗这种事情。但每一次,审神都会提醒自己,你能够给予他的永恒与他而言不过转瞬即逝。

    但这或许也算是二人多年以来共同养成的一种默契吧,两人最终还是没有捅破那层纱。审神相信这种相处方式让二人都感到心安。

     想到这,审神扭过头想看看多年陪伴自己的近侍,三日月的眼中闪过微微的诧异,但很快又像丢入石子的大海一样恢复了原本的平静。纤长羽睫缓缓抬起,璀璨的明月从薄雾笼罩的海面悠然升起,忽隐忽现的光芒摄了旁人心魄,美不胜收,目眩神迷。

    极致的美丽突如其来,席卷人心。

    三日月注视着审神,然后温柔地笑了。刹那间,像原本内敛着的花片片舒展开,雍容馥郁。天下五剑的姿容风华绝代。

    「真是可怕的美貌。」


   审神又躺回了舒服靠背上,因为阳光的直射而微微眯起了眼,对自己的近侍的容貌下了这样的判决。

    但或许,付丧神这种不容于尘世的美丽正是接近永恒的光阴打磨而成的吧。

    真是让人心有不甘啊,她匆匆追赶着时光,像转瞬即逝的樱花,而付丧神却几乎感受不到光阴的流逝,就像被时光遗忘了,依旧是初见时的模样。

    属于肉体的一切变幻无常,如同白驹过隙,属于灵魂的一切虚无缥缈,如同镜花水月。

    「哈哈哈,主上难道不喜欢吗?但是对刀剑而言,容颜并非我们所在意的。至少于我而言,主上依旧如初见那般美丽。」


   「我?我早就是个老太婆了。」

    「主上在我面前自称老太婆,爷爷我可要取笑你了。」

    「并非说年龄,而是说肉体。」

    刚刚说了一大通话的审神感到眼前有些发黑,大口大口的吸气,躺在摇摇椅上半天都没喘过气来。三日月神色晦暗不清,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车架熟地拍着审神的背部,又喂她吃下随手携带的药物。审神方才感觉好些了。

    审神摇摇脑袋,又出其不意地从三日月置于一旁的茶点中捏起一块,放在了嘴里。眼看三日月就要训斥她,审神摸了摸三日月的手背,眼中满是同年少时别无二般的调皮。

    知道审神做此举动只是为了让他安心,三日月颓然地叹了口气。

    然后又仿佛什么有没有发生一样调笑说。

    「哈哈哈,审神这个喜欢偷吃茶点的坏毛病还是没有改掉啊。」

    「你不是说我没变吗?」

    审神放心地舒了口气,勾了勾唇角,向青年模样的付丧神问道。

    「哈哈哈,是啊。」

    二人又默契地不再说话,一种令人心安的气氛在二人之间蔓延开来,风依旧轻轻拂过,阳光暖洋洋的。三日月坐在一旁注视审神,时不时啜一口茶。审神依旧有一搭没一搭地念着过去的诗篇。


   十分悠闲,十分美好。

    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审神略有些倦怠地闭起了眼,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力气,扯出了和初来时一模一样的笑容,努力呶动干瘪的嘴唇。

    「三日月,我累啦,稍稍歇息一会......」

    三日月垂下眼睑,眼中的光芒好像熄灭了一般。他双手颤抖地放下捧在手上的茶杯,沉默了半晌,然后缓缓起身,看着樱花飘在审神的额头上。伸出手轻轻地拂去,然后低下身体,温柔地吻了吻审神的额头。

    「好梦,我的小姑娘。」

    审神再也听不到近侍最后的道别了,她脸上浮现的是少女时甜蜜的笑意,安安静静地,仿佛只是睡着了而已。

    手上的诗集因为主人无力的手【啪嗒】一声滑落在地上,惊起了散落在地的樱花。三日月捡起夹在书中的书签,上面是审神娟秀的字迹。


   「 朝露般消散,此即吾生。」

    他在口中来回念了几遍,低着头,长长的额发遮住了他的眼睛。书签上滴下一滴水,将黑色的字晕染开来。谁知道那是眼泪,亦或者是樱花上的露珠呢。


   其他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不远处。他们有些刚刚出阵回来,身上还带着战场厮杀的血迹和伤痕,但这回,不会有人再焦急地训斥他们,替他们手入了。有些刚刚结束内番,身上还有着泥土的清香,但这回,不会有人再温柔地夸奖他们然后说「辛苦了」。


   他们仿佛已经知晓了这一点,所以没有一个人说话,没有一个人动弹。

    他们只是静静地注视着这个有过鲜衣怒马,有过战场厮杀,也有过平平淡淡的审神,她走完了自己或许波澜壮阔,也或许风雨飘摇的一生。

    现在她要走啦,于是她留下了一句话,又调皮地笑着,越过了他们的身影。让他们注视着她渐行渐远又义无反顾的背影,和用力挥舞着的手臂。


   【我们身为刀剑的价值已在您的手里物尽其用了,您已经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审神者了。】

    樱花飘在半空中,然后又渐渐消失不见。房屋和树木开始崩塌,这个由她的灵力构筑而成的空间很快就要崩坏了。刀剑男士们的身影渐渐变得透明,在最后一刻,他们不约而同地启唇。

    「刀剑乱舞,开始了。」

    三日月折下最后一束怒放的樱花,依旧温柔笑着,别再审神雪白的发丝旁,说出了与初见别无二般的话语。然后化作点点芒光,同蝴蝶一般蹁跹在崩坏的黑暗中,消散不见。

 
   「哈哈哈,主上依旧同这樱花般美丽。」

    只有轻轻的话语在空荡寂寞的空间里不断回响。

***

***后面是我一开始想到的,虽然感觉好像不太搭,但还是放上来了***

***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三日月再次被人从漫长的黑暗中唤醒。他欣然起行,来到召唤他的小姑娘面前。

    那时枝头的樱花又开了,三日月突然出现一丝莫名的感伤,但很快又弃于脑后。他依旧保持着天下五剑的尊容,向着那个满目惊艳的小姑娘做着千篇一律的自我介绍。

    「 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嘛,身为天下五剑之一,被称为最美。诞生于十一世纪末。也就是说,嘛,已经是个老头子了。哈哈哈,三日月宗近。打除刃纹较多之故,呼为三日月。」

    无数个三日月无数次来到无数个审神的身边,度过了一段又一段漫长又短暂的岁月。

    连三日月自己也不清楚,这究竟会是第几个他爱上又遗忘的审神。

    低低的叹息在花枝间,荒郊中久久回荡,与他们脚下萧萧飒飒的草木一样,越过时间的洪流,成为了永恒。


***


   说老实话话这一篇并没有写出我心里的那种感觉。半夜三更起来写完的,删删减减最后成稿就是这样的了。还是文笔不够好的原因啊。

   不过其实最后也问出了我一直想问的一个问题,你唤醒的付丧神在你之前究竟爱过多少人然后又遗忘。不要问我为什么最后不神隐,当然是因为还不够爱。两人应该是友人以上,恋人未满吧。

  名字是我抓阄抓的,千万别在意啊哈哈哈哈哈。有什么不足的地方还请各位看文的大爷多多指教啊( • ̀ω•́ )✧一定虚心听取,努力改正。

   最后,还是要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刀×审】

———三日月宗近的粘着系十五年纠缠不休———
 
  将对你的爱意编织而成的诗句

  赠送予你已有十五年了

  至今仍未有回复

  至今仍未有回复

  第一年我只是不顾一切地写着

  每天毫不间断的写着

  喝着微苦的茶水

  笑着将甜美的爱意融入字句

  第二年也是不顾一切地写着

  到了哪怕鹤丸恶作剧

  将茶水换成辣椒油都没有发现的程度

  注意到的时候我已经辣肿了嘴

  第3年我总算精於写作

  就快抵达了文学的领域

  在论坛当作日记发表後

  让歌仙也自愧弗如

  第4年我投稿去审神杂志

  却发展成了社会问题

  无数审神因而热泪盈眶

  甚至决定要出版诗集

  於是我再也不干内番的工作

  将对你的爱所编织而成的诗句

  赠送予你已有十五年了

  至今仍未有回复

  至今仍未有回复

  第5年我成为了职业诗人

  特别受到审神们的喜爱

  但因为我只心悦你一人

  所以其他的女孩 
 
  在我看来 都像坏掉的三色丸子

  第6年有一次出阵我受了重伤

  而诗篇也已超过了两千篇

  我沉默着走进了手入室

  清晰地感受到了难言的疼痛

  身体上、心上

  想念你的手指拂过我的伤口的触感

  第七年我痊愈了

今天要把你比喻成什么呢

是春景中永不止歇的樱花呢

还是夜景中熠熠生辉的皎月呢

第八年我也完全没变

今天要把你比喻成什么呢

是冬景中飘舞纷飞的雪花呢

还是夏景中清脆作响的风铃呢

用给你的爱编织成的诗句

十五年不间断的将它送出

至今仍未有回复

至今仍未有回复

第9年本丸的大家都沉睡了

我忘记了很多事情

就连自己的名字也忘了的我

惟独记得自己喜欢你这件事

第10年也是第11年也是

我的记忆都没有恢复

想不起你的面孔

想不起与你的初见
 
即便如此我还是喜欢著你

只想只想得到你的回覆

第12年也是第13年也是

我的记忆都没有恢复

但还是还是好喜欢你

除了这份感情我已一无所有

第14年我的记忆依旧没有复原

每一天都陷入害怕与不安之中

就像陷入深深的淤泥

好想与你相见

好想与你相谈

好想拥你入怀

第15年的时候我轻轻笑着

走进了锻刀室

在火焰吞没我的前一刻

我笑着任泪水顺着脸颊蜿蜒流下

最后一刻

我终于想起来了

15年前你早已离开

若将对你的爱所编织而成的诗句

堆叠起来的话或许总有一天能传达给你吧

於是我每天都将诗篇放入

曾经属於你的本丸之中

就算你再也看不到

我还是灌注爱持续写著 但是

虽然我总觉得能够再见到你

你却再度消失了

即使如此

爱意不会停息

下一次

请依旧将我唤醒吧

主殿

将对你的爱所编织而成的诗句

赠送予你已有16年了

至今仍未有回复

至今仍未有回复

ps 图是随便找的,因为还不是很清楚怎么用lofter,图转侵删( • ̀ω•́ )✧

pps 这只审男女皆可( • ̀ω•́ )✧

ppps 随手写写,切勿当真( • ̀ω•́ )✧